国际中文教育呈现低龄化 如何跟上学习者的脚步

  国际中文教育呈现低龄化

  如何跟上学习者的脚步(下)

  北京语言大学语言资源高精尖创新中心主任李宇明曾撰文指出,据估计,海外汉语学习者的低龄化平均水平可能已达50%,一些国家甚至达到或超过60%,呈现快速发展的趋势。

  如何顺应新的趋势,为海外低龄中文学习者提供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优质教学资源,孔子学院、海外中文学校等中文教学机构一直在努力探索。

  走进字词世界 培养中文阅读习惯

  本报记者 赵晓霞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德国汉园杜塞尔多夫中文学校(下称汉园)线上中文课堂上,学生们正在用稚嫩的童音读古诗。

  “这是汉园学前识字启蒙班的的网上课堂。”汉园杜塞尔多夫中文学校校董王杰说,“针对儿童心理及其生活环境,我们的中文教材以动物、植物、花卉等主题方式呈现,选择孩子们喜闻乐见的童谣、儿歌、古诗、童话、绘本、游戏等多种形式,引导孩子们进入快速识字及阅读,并对中文学习产生兴趣,从‘要我学’,变成‘我要学’。”

  在王杰看来,3至6岁是儿童学习语言的关键时期,海外特殊的语言环境使得学前识字启蒙教育显得尤为重要。汉园的识字启蒙教学正是该校的特色,目前该校已建立起一套集知识性、趣味性、实用性为一体的识字启蒙教学体系,同时编写了适合海外3至6岁华裔儿童的识字启蒙教材。

  今年5岁的爱美丽,来自中德家庭(父母中的一方来自中国),初到汉园学习时可以听懂简单中文,经过两年的识字启蒙学习,已掌握约600个汉字,可以流利朗读以及阅读课堂上所涉及的中文学习材料。

  去年6月,爱美丽的爷爷奶奶从汉诺威到杜塞尔多夫看望她并和她一起参加了学校组织的识字启蒙班学习汇报活动。“中国式的启蒙教育太棒了,我们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你每周六放弃休息时间带着老大、拖着老二(爱美丽的妹妹在汉园幼儿班就读),乐此不疲地奔波在送她们到中文学校学习的路上了。”观摩课后,爱美丽的爷爷奶奶对儿媳送孩子们到汉园学习中文的选择十分肯定并希望孙女可以对中国文化有更深入的了解。

  和爱美丽一样,今年5岁半的艾沐薰的识字量也达到800多个,成为识字阅读小明星。从3岁半入读识字启蒙班,中文老师带着她从中文童谣、古诗、童话开始,引导她逐渐进入中文世界。5岁时,她的中文阅读兴趣明显提高。

  “从中文学习的长远规划来看,学前识字启蒙教育可以为学员学好中文打下坚实的基础。”王杰说,“虽然海外低龄学员的中文基础参差不齐,但以汉园的教学经验来看,老师可以通过‘以强带弱’‘以大带小’‘以老带新’的循环主题教学方式,在学生们每周上一次学前识字启蒙课的频率下,一两年后,大多数学生可认识、掌握600至800个汉字,从而具备一定的中文阅读能力并养成中文阅读习惯,为进入高年级课程学习奠定基础。”

  寓教于乐有妙招

  孔 媛

  “对于低龄中文学习者来说,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寓教于乐。”埃及开罗大学孔子学院中文教师丁玲的观点是很多从事低龄儿童中文教学的老师的共识。

  课堂形式多样化

  在丁玲看来,引入中文绘本讲解是寓教于乐的有效方法。喜爱绘本故事是中外儿童的共同点,可以每周和学生分享一两个中文绘本故事。值得注意的是,在绘本的选择上需兼具趣味性和知识性。同时,绘本内容不仅要有助于儿童的中文学习,也要有助于儿童的性格养成。

  低年级课文讲解要配合语气、语调和动作等,同时通过有意识的引导,使每个人都能参与到课堂问答环节之中,由此可以激发孩子们学习中文的兴趣。

  开罗大学孔子学院学联中文课堂的魏晓琼老师在平时的教学中则喜欢利用“游戏教学法”,让孩子们在游戏中学到知识。

  “爱玩是孩子的天性,我会提前了解并搜集班里小朋友们喜欢玩的游戏,经过再加工使其能更好地与课堂教学相融合。”魏晓琼说,教学实践证明,在游戏中,孩子们上课更加认真,学习参与度和效率也大大提高。

  对低龄学生来说,在教学中设置竞争机制非常重要。魏晓琼在课堂上就通过几个具有竞争机制的小活动,在激发学生学习兴趣的同时,加深学生对知识点的记忆。

  魏晓琼的做法是,在课堂教学中,把学生分成几个小组,实行小组加减分的形式展开竞争。课程结束时,适当地对表现优秀的小组进行表扬和奖励,这样可以充分激发学生的竞争意识,也锻炼了大家团队协作的能力。

  按年龄因材施教

  “低龄儿童天性爱玩,集中注意力的时间很短。在泰国,幼儿园一节课的时间大约为40分钟。作为教师,最重要的是要理解孩子的天性,了解他们的性格与喜好,因材施教,而不是居高临下地灌输知识。”泰国宋卡王子大学普吉孔子学院合作教学点本土教师林惠明说。

  在林惠明看来,中文教学中的“因材施教”就包括对于不同年龄段的学生,需要设置不同的教学活动。

  林惠明举例说,如果学员的年龄段在3至4岁,在学习“水果”“食物”等课程内容时,要争取在10到15分钟把生词讲完,剩余时间可以让学生画出水果并涂色。一节课下来,通过绘画、问答、互动等形式,可以加强学生的知识点记忆;如果学员的年龄段是5至6岁,可以安排更丰富的活动,讲一些中国传统节日故事以及中国传统文化知识。“比如在学习‘喝’这个字时,可以说‘我喝牛奶,你喝茶’这样的句子,进而引入‘中国茶’等概念,让学生在学习汉字的同时也能了解其背后的文化内涵。” 林惠明说。

  增加教学趣味性

  俄罗斯圣彼得堡私立补充教育“孔子”东方语言文化学院孔子课堂公派教师张玉营认为,寓教于乐的一个重点是设计出吸引孩子的课堂活动。

  “老师要通过和孩子的接触,摸索、思考孩子喜欢什么,按照小孩子能接受的思路去设计课堂活动,一定会事半功倍。” 张玉营说。

  张玉营表示,“全身反应教学法”较适合低龄学员,比如带他们做声调操,孩子们站起来跟着老师有节奏地读āáǎà,再辅以动作,课堂气氛就调动起来了。“这样不仅学会了音调,还能通过自己的动作,感知声调的变化,也符合他们的年龄特点。”张玉营说。

  英国南安普顿大学孔子学院教师张蝶也认可课堂设计的重要性,“合理的课堂设计能更好地吸引学生的注意力”。

  “对于5到6年级的学生来说,一些课堂活动比较有效,比如用中文作采访、设计海报并进行汇报等。但是对2到4年级的学生来说,这个方法就行不通了,就需要对学习内容和学习活动做较大幅度的调整,比如在教师解说的基础上,辅以儿歌视频教学,课堂效果会更好。”张蝶说。

  赵晓霞 【编辑:房家梁】